<span id="1dvvv"><progress id="1dvvv"><thead id="1dvvv"></thead></progress></span>

<th id="1dvvv"><meter id="1dvvv"></meter></th>
<address id="1dvvv"></address>
    <thead id="1dvvv"><meter id="1dvvv"><cite id="1dvvv"></cite></meter></thead>

    <address id="1dvvv"><progress id="1dvvv"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<track id="1dvvv"><progress id="1dvvv"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<sub id="1dvvv"></sub>

      1200X50横幅.jpg
      细数南京和平公园钟楼名称演变
      2018-08-15 10:49:00  来源:南京晨报  
      1
      听新闻

        笔者曾在2012年第1期《江苏地方志》上发表拙文《被误读的南京和平公园钟楼建造史》,据史认为1937年建成的励士钟塔即今和平公园钟塔之前身,汪?#31508;?#26399;曾称“和平纪念塔”等,由此推翻了早前流传的该钟塔为汪伪政权在1941年建成的“还?#25216;?#24565;塔“之说。南京历史学者胡卓然随后也发现了些新史料,进一步佐证了笔者观点;南大史学博士卢海鸣在史料中还发现?#21644;粑笔?#26399;该塔曾名“还?#25216;?#24565;塔?#20445;?#26681;据最近新发现的民国老照片,笔者初步理清了该钟塔名称的历史演变过程。

        2016年和平公园在历经5年的地铁施工完成后,重新整建对外开放,关于该公园钟塔碑文是否需要重新改写的问题遂浮出水面。金陵晚报曾据市民反映?#28304;?#20316;过报道。由于1937至1945年间,南京地区经历了国民政府、“维新政府”及汪伪政府等实际管控变化的动荡时期,确实也给相关史料的深入发掘带来了不少难度。笔者在史海中又搜寻到一些新史料,并综合已知?#21335;祝?#29616;再对该塔情况再做一梳理,力求进一步还原该塔的本来面目。

        戴季陶发起创捐励士钟塔

        1937年6月6日《中央日报》第二张第三版刊登现场采访的新闻图片报道《励士钟塔》(国际社摄)记载:“?#38469;?#38498;为纪念全国考铨会议,昔与中央各机关及全国各大学集款捐建励士塔一座于该院东花园内(即在今和平公园内,以新旧图文互证可知!),该塔高六十余尺,塔顶镌刻总理建国大纲全文,?#38382;?#24322;常美观,现已全部落成。?#38469;?#21169;士钟塔全景。”

        又据1934年11月5日《中央日报》报道:11月4日晚上,?#31508;比?#22269;考选委?#34987;?#22312;?#38469;?#38498;明志楼内,设宴?#20889;?#21442;会代表和新闻记者。?#38469;?#38498;院长戴季陶起身致辞,不仅向百余位参宴人士介绍了?#38469;?#38498;的创立经过,而且“为纪念此会起见,拟即席发起创捐一钟,存放考(试)院内,上刊总理关于考铨之遗教,用以指挥考(试)院全体人员更用以指挥全国考铨事宜,俾我国行政效率日增进步云云”。他的倡议当即受到全体人员赞同,“并举酒致祝”。后经?#38469;?#38498;牵头、多方集资捐款,1937年在该院前面的东花园内建成?#33487;?#24231;钟塔,内置励士钟并兼具报时功能。从塔名“励士”二字,人们不难想象建造者的初衷。

        至于“?#38469;?#38498;前东花园”的具体位置,据1929年11月23日《申报》第八版《?#38469;?#38498;宿舍发现古碑》报道:“(南京)?#38469;?#38498;宿舍内,近掘现古碑一座,高七八尺,为明永乐九年之赐进士题名录,碑文虽略有斑驳,尚可辨认。经戴(季陶)院长派员督率石工多人,从土中掘起,移至该院大门外东隅花园内竖立,以?#26102;?#23384;。”1929年11月26日《益世报》第五张《?#38469;栽海?#38376;前立古碑,赐进士题名》亦述:戴季陶得知发掘出该石碑后,“当?#22303;?#24246;务处雇工迁至本院门首左侧空地竖立,以保古迹……”可见1937年前后东花园的大致方位,就在?#38469;?#38498;大门门前东部、励士钟塔(今和平公园钟塔)一带。

        此外除了《北洋画报》《戴季陶(传贤)先生编年传记》《庄迟回忆录》(这些史料由南京文史学者胡卓然先生最先发现),在1937年第3期《兴中月刊?#25151;?#36733;的《新的建设:南京?#38469;?#38498;前东花园内之励士钟塔全景》中,该钟塔正面照片背景再现了原先的武庙正门。而1937年第1期《新生画报》上刊载的《国内情报:?#38469;?#38498;为纪念全国考铨会议捐建励士钟塔一座于该院前东花园内》、1937年第18期《天津商报画刊》上刊载的《?#38469;?#38498;为纪念全国考铨会议,特与中央各机关,及全国各大学,集款捐建励士钟塔一座》等记载,亦侧证?#33487;?#19968;史实。

        汪?#31508;?#26399;曾名“还?#25216;?#24565;塔”

        1940年汪伪政权在南京成立,该塔因?#21592;?#31435;?#23567;?#36824;?#25216;?#24565;碑?#20445;视?#31216;“还?#25216;?#24565;塔”。除了1941年汪伪政权控制的《中报?#21453;?#21002;一周年发行的纪念特刊《新南京》(该史料由卢海鸣先生最先发现),1940年期间《青年良?#36873;?#19978;亦刊载有类似的记载。

        1942年8月汪伪“南京特别市政府?#21271;?#21360;的《南京》一书中,刊载有1张“和平纪念塔(国民政府前广场)”的老照片。起因是1941年汪伪“南京特别市政府”为了与所谓的“?#23547;睢比氈镜?#22269;主义保?#32622;?#20999;团结一致,原拟在新街口广场建立1座“和平纪念塔”。汪伪名下的“国民?#22330;?#20013;央党部?#31508;?#21306;执?#24418;被?#20027;任委员戴策闻讯后,特地致函该政府,建议从?#31508;?#24773;势考量“更变建塔成议”、改立孙中山铜像,藉以笼络人心。汪伪政权在与日方协商后改变了原先方案,将该钟塔更名为“和平纪念塔”。

        抗战胜利后,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由重庆还都南京。由民国?#38469;?#38498;人事处编辑发行的1946年第12期《辅导通讯》上刊载了《?#38469;?#38498;景:励士钟塔》图文记载,可见该钟塔正面照片背景仍隐现出原先的武庙正门,拍摄角度与1937年第3期《兴中月刊?#25151;?#30331;的该钟塔图片相近。此外笔者早前还采访过两位1940年代曾生活于励士钟塔附近、至今仍健在的老人,综合?#38047;?#22270;文史料可知,励士钟塔在建筑形制和建筑地点等方面均与今和平公园钟楼?#21335;?#21563;合,由此再?#38395;?#23450;:1937年建成的励士钟塔即今和平公园钟塔之前身;该塔在日伪?#25345;?#26102;期曾称“还?#25216;?#24565;塔”“和平纪念塔?#20445;?#25239;战胜利后所谓的“和平纪念塔”因为带有亡国耻辱的烙印,随即便被终止称呼了,该塔又改回原称“励士钟塔?#20445;?#27492;外民间还俗曰“魁星阁”等。

        励士钟塔设计者卢毓骏其人

        励士钟塔的设计者,正是原先设计?#38469;?#38498;?#21335;?#20195;建筑学家卢毓骏(1904—1975),福建福州人,?#38047;?#27491;,1920年赴法国国立公共工程大学留学。1928年4月回国后,他先是在南京特别市政府工务局担任科员、建筑科长等,其间参与了中山大道等重点市政建设,经常不辞劳苦赴现场监督指导。1933年起历任?#38469;?#38498;?#38469;?#22996;员、处长等职。卢毓骏1949年离开大陆前往台湾任教,乃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建筑及都市设计系的创办者,毕生留下了《防空建筑工程学》、《现代建筑》及《中国建筑史与营造法》等学术著述,在现代建筑史上具有不小的影响力。除了设计?#38469;?#38498;和励士钟塔外,在民国南京城市建设过程中,卢毓骏付出了不少?#38590;?#27492;外如南京汤山望云书屋(戴季陶别墅,今已不存)、五台山戴季陶孝园(今华侨路81号)、高等法院等建筑,均出?#20113;?#31508;下。1930年代初期,卢毓骏兼教南京国立中央大学(今东南大学前身)建筑系期间,还参与主持了该校大礼堂的建造工作。

        (来源:南京晨报,作者/周安庆)

      标签:
      责编:金小丽 崔欣
      下一篇
     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号 91070037163451672775422924369141658820826268464696353130950824751268558211179766880293620346918368860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